首页
> 今日焦点 > 统计文化

王宝秋:人生五十

发布时间:2017-07-03     浏览次数:

不知不觉中,人生已过去五十个年头,我捋一捋胡子(嗬,没留胡子,只捋了一下下巴),自言自语道“老汉已年过半百”,才觉得有些老了——

照镜子的时候,发觉鬓边有几茎白发。开始时倒有心思,用镊子将白发拔掉。可是过不久又有白发长出来,还是再拔吧。有时不小心拔出的却是黑发,不禁跺脚懊恼了一会。渐渐地,白发越来越多,多得有些使人迷惑——他们到底是由黑发变成白发的,还是一长出来就是白发的呢?渐渐地,白发多得拔不胜拔了。如果再拔下去,就有光头的危险,于是也就任其生长了。这个时候,人的心思不仅注意自己的白发,也注意起别人头上的白发。看到同龄人的白发比自己少,便感叹自己老得快,反之,便有些沾沾自喜的味道。

看书看报抑或是看手机,我将书报和手机远远地推向前方,才能看得真切。旁人一看就知道我的眼睛已经老花。有时看不清某个生字的笔画,须借助放大镜。如果看的是药品说明书,那就更难了,睁大眼睛也无济于事。这时候还不习惯用老花镜,或者说戴老花镜有些顾虑。但总不能将书报无限度地推向前方,因此同老花镜为伴那是迟早的事。

牙齿个个虽然还是原装的,可是牙龈已经萎缩。除了喝白开水以外,吃什么都要塞牙缝。饭后不仅要漱口,还要刷牙和剔牙,有时不免弄出牙红来。牙龈炎也常常光顾,加上食渣的腐味,口腔的空气质量往往不达标。这个时候才注意起刷牙的质量来,刷牙的次数也显著提高,每日多达三、四次,对牙膏的质量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——是否对治疗牙龈炎有帮助?

额头上有几条既不平衡也不相交、不能算深也不能算浅的曲线,那是岁月留下的杰作。眼睛下挂着一对带有皱褶的小袋,虽有些艺术性,但人们并不觉得它美观。眼角的鱼尾纹已在那里盘踞了二十余年,现在看来它的基础日见深厚了。无论是脸上、手上还是脚上,摸起来不再有那种细腻的感觉,甚而至于有些粗糙了。原来不大亲近化妆品的我也开始买些化妆品来打理自己的皮肤。

身体变得小气薄力,再没有一口气将灌满煤气的煤气瓶从一楼扛到五楼的壮举。不过现在也用不着扛,因为已用上管道煤气了。不能坐得太久,因为腰椎不太好,有一种想趴在床上休息的愿望。颈椎也有问题,转动时嘎嘎有声,像一部破旧的机器,“向人低头”居然变得那么不容易,只得时时高昂着头颅,一副很有气节的样子。

睡眠的质量也大不如前,一有风吹草动就会被惊醒,遗憾的是这种警惕性找不到有效利用的方式。醒得也早,天未亮就醒了,正有点“夜夜枕上待鸡鸣”的感觉。只是城里不养鸡,鸟鸣更动听。嗬,早醒还是有用的,早点起来吧,可以为家人做早餐。

对面碰到熟人,亲热地打招呼,就是想不起对方叫什么名字,回来还得查阅一番才能知晓。走到楼下,忽然想起门还没锁,咚咚咚跑到楼上,掏出钥匙锁门,却发现门已锁好。嘿,看这记性!

渐渐喜欢上回忆,回忆过去,回忆童年,回忆童年的吃喝与玩乐、学习与劳作、风土与人情,偶尔也动动笔,写些回忆文章,美其名曰“记住乡情”,居然博得一些同龄人的青睐。

呵,我确实觉得有些老了。我应该待自己好一点,名利应该淡化,修养还得提高,而健身尤为重要。

五十刚过,对人生的感悟也就深了一层,所谓“五十而知天命”。对人对事不再提过高要求,这叫 “适可而止”。于是将自己的书房命名为“适可堂”,并郑重其事地写了一篇《适可堂铭》。铭曰:

年过五十,感悟亦多,

“适可而止”,此其一也。

 

适可而止,科学备焉:

边际递减,一脉相承。

运筹得当,诸事皆兴。

留有余地,发展可续。

青山常在,细水长流。

 

适可而止,人性存焉:

量力而行,优哉游哉。

急流勇退,知足常乐。

“精益求精”,非吾所愿。

中庸之道,履之行之。

 

吾欲书之,张之于壁,

警示自己,启迪他人。

 

 

椒江区局  王宝秋

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

分享到:
0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